中国建设科技网>科技资讯>新型城镇化

以绿色发展为主动力实现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

    文章来源:光明网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5日 点击数: 字号:

       习近平强调,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新型城镇化建设要坚持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引领,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提高质量为关键。回顾建国以来我国城镇化的发展历程、取得的成就和面临的问题,我国政府已经认识到旧型城镇化发展路径不可持续,新型城镇化需要在经济发展和环境质量方面做好权衡和协调。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城镇化产生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等负面效应不可避免。“摊大饼”式粗放的城市发展模式,导致城市环境危机出现,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把生态文明的理念与生态文明原则融入城镇化过程中,将绿色低碳的观念嵌入城市规划中,促进城镇化绿色发展转型。

  分析日本城镇化的发展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推进城镇化发展的动力不是固定不变的,尤其是伴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城镇化动力处在持续更迭中。由重工业化向现代服务产业转型过程中,从20世纪 90年代开始,日本现代服务业成为其城镇化的新动力源泉。现代服务业包括信息技术、科技研发、金融保险等内容,绿色、环保、低碳和高技术是其重要特征。这种以“绿色发展”为首要特征的现代服务业,已经取代了传统工业成为城市发展的最重要动力。综合来看,在每个阶段由于主导产业的演进导致城镇化推动力不断发生变化,工业化、中小企业发展、政府规制和农业现代化成为影响日本城镇化的主要动力因素。在当下,以高新技术、低碳环保、现代服务业为核心特征的绿色发展正成为日本城镇化动力的新源泉。以邻为鉴,可以明发展。中国和日本同是东亚国家,文化相似,在城镇化历程中又都面临人多地少、城乡发展不平衡和先污染后治理的诸多问题。我国目前正处于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以日本城镇化经验和教训为借鉴,积极推进城镇化动力转换,加快形成以绿色发展为主要标志的城镇化新动力,有助于我国新型城镇化可持续健康发展。

  首先,将绿色发展核心理念注入城镇化的各个角落。城镇化绿色发展将对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区域经济发展反过来又会促进绿色发展的新型城镇化的进行,二者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对于新型城镇化的质量提升来说,早期通过资源的不合理开发以及经济的不合理增长所带来的整体经济增长已不可取。绿色发展是新型城镇化所必须坚持的发展方向。我国当前正处于基于绿色发展的新型城镇化的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在30余个省市区中有近10个地区已基本实现了基于绿色发展的新型城镇化,其中有12个地区在绿色发展或城镇化的单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在国家绿色城镇化的政策推动下,以及大量的财政支持下,各地区拥有进一步优化发展的良好机遇,摆脱传统城镇化只追求速度与数量,忽略质量的不可持续发展模式,减少资源供需矛盾,全面推动基于绿色发展的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绿色城镇化应该将绿色环保理念作为指导方针。绿色是人类永久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和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绿色发展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使二者能够共融共生。人类必须采取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态度来进行各种生产、生活活动,否则将受到自然无情的制裁,古今皆是如此。

  其次,以发展现代绿色生产性服务业为新动能推动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往往集中于大中城市,但随着大中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其产业链会不断延伸、分散,从而会使产业链向其周边的中等城市、小城市及城镇转移。生产性服务业具有生产性、网络性及促进城市产业集聚的特征,加快生产过程的分散,企业不仅能够突破空间地域的限制,还能够在大范围内配置资源,提高效率。这种生产模式为现代服务业提供了生产要素流动的网状基础,是交通、物流、信息、金融等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动力。而专业服务、信息技术等现代服务业是知识密集型产业,依赖于良好的公共服务产业。这就意味着,一个城市、城镇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会提高一个区域的消费服务水平,会促进消费性服务业的发展。当消费性服务与生产性服务差距缩小,专业化的分工及产业布局就会形成网状结构,就会促使区域经济活动的分散,进而带动一个区域内大、中、小城市及城镇的发展。由此可见,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是加速城镇化发展的核心要素,其对提升城镇化的内涵、质量、水平及促进人口城镇化是极为有利的。

  最后,厘清政府和市场边界。以绿色发展理念推进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政府部门不断更新理念、创新思路、优化职能,而且需要社会公众积极参与,充分发挥多元主体的作用。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依靠行政的手段对经济发展的干预和拉动,在旧型城镇化建设中更是主要依靠政府发挥作用,几乎所有的新区建设都是靠先建政府的行政大楼和大的国有单位来带动的。新时代背景下,绿色城镇化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不仅要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还要充分依托政府在公共服务供给、制度环境创造以及社会管理方面的职能,调整好政府与市场的角色定位。新型城镇化要求政府与市场边界“不错位”、职能“不缺位”、作用“协同补位”,建立起有弹性的行政体制,并最终实现政府与市场功能的有机结合。